河南福彩网

                                                        来源:河南福彩网
                                                        发稿时间:2020-06-02 08:37:54

                                                        5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高票表决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人民大会堂响起了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这掌声,表达着坚决维护国家安全的共同意志,体现着依法惩治“港独”“黑暴”的强大民意——中国主权,不容挑战;国家安全,必须坚守。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势在必行,事在必成。

                                                        美国佐治亚州现任州长是来自共和党的布赖恩·肯普,他2018年击败原本有望成为美国首位黑人女州长的民主党候选人艾布拉姆斯。肯普被民主党人指控压制选民、阻碍少数族裔选民登记,在那场选举中“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和记分员”。美国权益组织“新佐治亚”负责人恩瑟·尤福特女士近日在《纽约时报》撰文说:“令我心碎的是,经常有黑人女性问我,‘我们的选票还将被计算在内吗?’”这位非裔美国人认为,美国黑人在面临切实挑战时需要一个“全新剧本”,过去民主党长期对待黑人的态度好像是只要在选前使点劲就可以获得他们的支持,毕竟数据显示“每10个新黑人选民中就有8个为民主党投票”。她特别提到,尽管特朗普2016年仅在佐治亚州赢得21万张选票,但该州有90多万名有投票资格的黑人选民都待在家里,原因是“他们不相信为民主党候选人投票就意味着能拥有一位代表他们的总统”。

                                                        “现在有人问热心民权运动的人,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满足?”1963年,在著名的《我有一个梦想》演说中,马丁·路德·金自问自答:“只要黑人仍然遭受警察难以形容的野蛮迫害……只要黑人的基本活动范围只是从少数民族聚居的小贫民区转移到大贫民区……只要纽约有一个黑人认为他投票无济于事,我们就绝不会满足……”他同时强调:“在争取合法地位的过程中,我们不要采取错误的做法。我们斗争时必须永远举止得体,纪律严明……”显然,“膝盖锁喉”导致弗洛伊德死亡的白人警察和在各地示威抗议中纵火、抢劫的黑人都会让马丁·路德·金大失所望。

                                                        专家简介(按姓氏拼音顺序排名):

                                                        孙成昊: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

                                                        孙成昊:首先,这个问题是因黑人而起,反映了美国长期以来的族裔矛盾问题。我们知道,2017年夏洛茨维尔也反映出了族裔冲突。所以这次很多隐藏的问题被这个事件给挑起来了。第二个原因,在当前疫情之下族裔矛盾的问题其实是尤为突出的。因为我们看到非洲裔美国人实际上在面对疫情时是更加脆弱的,他们患病率和病死率都是比较高的。这其实从一个侧面折射出非洲裔美国人,甚至包括拉美裔,他们在美国社会里的地位还是不够高。尤其他们的生活状况、经济条件是比较差的。在疫情背景下,他们生活上的艰苦、贫富差距体现得更加明显,他们其实蒙受了更大的损失。所以,疫情加族裔冲突,这起事件一下子就把他们这种情绪给点燃了。

                                                        倪峰:显然对特朗普是不利的。他前面已经应对疫情不力了,我觉得这个事情的爆发对他的连任可能构成一个相当大的冲击。这种事情是在他执政的时候发生的,显然对他是一个减分。最近的民调也可以看到,拜登的支持率已经超过他10个百分点了。

                                                        总而言之,警察致弗洛伊德死亡,直接激发了黑人内心深处对历史上遭受歧视的深层次记忆,现实生活中遭受不良待遇也强化了这种悲惨记忆。再加上现在美国国内社会高度分裂,白人与黑人以及其他族裔之间族群对立严重,这使得当前种族骚乱的规模和影响更大。

                                                        《环球时报》记者去年曾到美国孟菲斯参观“国家民权博物馆”,也就是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遇刺的汽车旅馆旧址。看过展览,记者的感受是,尽管在美国已生活20多年,但实际上对美国黑人数百年的磨难和抗争史还是知之甚少。一所美国高校非裔研究系的主任对此并不感到惊讶,他告诉记者,现在很多美国人对黑人的历史了解也很有限。甚至在美国高等学术教育界,黑人也集体失声。他表示,教育是美国黑人感到最不公平的地方。1994年,美国一本引发争议的畅销书《钟形曲线》写道,非裔的平均智商低于其他人种,拖累了社会素质。事实真的如此吗?

                                                        乔治·弗洛伊德之死缘何会在短时间内激起全美乃至全球民愤?全美的骚乱活动是否会持续下去,使局势进一步恶化?美国国内由来已久的种族矛盾会否因此再度加剧?